《龙》

甚春魔不是完整的一个故事。是很多个不同的风格组合起来的东西。大概我只要有想法都会写。短篇集,或者思录吧。

其二:龙的故事


——我已给了你我的灵魂,也请你留下,一同于夜奔走。


正文:

他是龙骑士,圣殿最后的龙骑士。

他背负的东西比以往所有的龙骑士都要多。皇帝与祭祀的期望,家族的夙愿,与他自己的抱负。

皇帝给了他一只金耳环。
“只要你带着金耳环,没有人能伤害你。”

祭祀给了他一套银白闪亮的盔甲。
“只要你穿着盔甲,没有龙能伤害你。”

家族的长老将历代骑士的大剑交给他。
“只要你拿着剑,没有什么能阻挡你。”

于是他上路了,为了得到一条龙。临走前,皇帝的小女儿召见了他。

“骑士,假如你三年里找不到龙,耳环会无火自燃烧死你,盔甲会冰冻收紧掐死你,你最后只有剑,但那柄剑只能挥动一百次。”公主将塞满衣服与钱币的包裹递给他,“你要小心。”

他点点头,离开了。

离开皇城,他向着龙群居的岛屿进发。那座岛在海的中央,暴风的尽头,经历过巨大的苦难后才能抵达。

他不着急,他要慢慢走。

行路一年后,他抵达了大陆的边缘。那里是美丽的海滨,拥有蓝色的天空蓝色的海,人们的皮肤黝黑,头发也黝黑,与他闪亮的金发,白色的皮肤,截然相反。

传言,十多年前,这里一座城市有龙来过,那条黑色的巨龙在城市上空盘旋着嘶鸣着。人们带着武器追着龙去到一座岛上,龙却不见踪影了。

于是他就这座城市住了下来,一边打听消息,一边做出海的准备。

一天夜里,他被城主邀请去参加一场晚会。他在卧室里对着镜子比比划划,最后脱掉了铠甲和大剑,换上礼服,只带着耳环去了那场晚会。

晚会开设在暖融融的酒吧,他去的晚,城主已经醉醺醺的站在椅子上唱起歌来,他被喧闹火热的气氛炒得十分开心,跟着人们一起跳舞。

突然,有个高个子的男人走过来,冲他弯腰,随后伸手要拿他的金耳环。

他清醒过来,甩开那个人躲进人群,打算赶紧回家。但那个人穷追不舍,一直跟着他到了海边。

“你是谁?”他紧张地问。

那个家伙长得怪怪的,半长的黑头发湿漉漉贴着面孔与脖颈,金色的眼睛里有像野兽一样竖起的瞳孔。他的皮肤十分苍白,在月光下泛着青。

“我是龙!“那人激动的凑近,“我受伤了,飞不了,你得帮帮我。”

他也很激动。这是龙啊!

“我怎么帮您?”

“你把耳环给我,这个耳环里有力量,能治好我。“

他迟疑了。这是皇帝给他的耳环。假如抛弃了耳环,他也会相应失去一些东西。

“我不能给您,抱歉,但我能做您的骑士,陪着您,直到您的伤好转。”

龙龇牙咧嘴,“你在威胁我!”

“我没有。”他无辜的耸耸肩,“我是最后一个龙骑士了,我没法让龙替我打仗,我也驯服不了龙。”

“那你凭什么当龙骑士?”龙觉得他真无能,反而露出了微笑。

“因为我是唯一一个见过真的龙的人。”他也笑起来,“我小的时候坐船出海,遇上的海盗。海盗打劫了我们的船,我就随着海浪漂流到了一座小岛上。”

龙挤着鼻子,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的金耳环,没认真听。

“那座岛上住着一条落单的龙,他长着黑色的鳞片,金色的眼睛,身上都是伤口,躺在沙子上喘着粗气。”

“然后我知道,你被龙吃掉了!”龙哈哈笑起来,指着他的鼻子浑身直抖。

他无奈的躲开龙尖尖的指甲。
“然后我救了龙,龙也救了我。”

“怎么救的?”

“我给了他一个宝物,是皇帝陛下赐给龙骑士家族的宝物。那件宝物能治好他的伤口。但我告诉他,只有让我当他的龙骑士,我才把宝物给他。”

“那龙怎么救的你?“

“他给了我两块鳞片,一块让我生吞了,一块让我带回去。他说很快就有人来救我了,只要我把他的鳞片给别人看,我就能做龙骑士,等长大了就去找他,报答他。”

龙若有所思,想着什么似的摸了摸下巴。“看来这头龙脑子不太好使,真笨!”

“为什么?这位大人心地多善良!”

“不!”龙怒目圆睁,瞳孔缩紧,突然冲上前把他摁倒在沙滩上,“人类会骗人!人类会骗人!“

“我没骗您!”

“你骗了我!”龙撕心裂肺的大叫,“你没来找我!我在岛上等了十几年,从没人来过!”

他突然不害怕了。
这是他的龙吗?他曾经的龙吗?

“我把另一只耳环给你了,你怎么还受伤了呢?”他伸手贴上龙的脸颊,手掌下冰凉湿润的皮肤在颤抖着,水汽蒸腾。

龙紧紧盯着他,却牙关紧咬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“你去了人类的领地吗?你来了这个城市,把人引到了岛上,是吗?“

龙不出声,静静地燃烧着怒火,眼睛里却滚动着水珠。

龙要哭了。他心想。我的龙,我的龙,你和以前一样天真,却比以前更加脆弱。

他坐起来,抱住了龙,把头靠在龙的耳朵上,亲密无间的倚靠在一起。

他想起了童年的故事。

荒芜海岛上盘踞着的黑色巨龙,皮开肉绽,浑身斑驳,奄奄一息。他是被族群驱逐的龙,从未接触过人类,也从未遇见过善良。他拥有一颗金子般的心,却生长着冷酷的皮肉。

有一天,海面上漂来一个小男孩。龙拼命用尾巴把小孩勾了上来,小心翼翼放在沙滩上。

小男孩醒来后害怕又好奇,鼓起勇气摸了摸龙的大鼻子,被吹出的气流掀起来,落到龙的脊背上。

“我是龙骑士!”男孩坐在龙的脑袋上大声说,“我有龙了!这是我的龙!”

龙不高兴的晃头,把小男孩甩下来。“我不是你的龙,你只是我的骑士。”

“但你想要我的耳环,你就得做我的龙!”

龙不屑的哼气,又把男孩轻飘飘的吹了起来。

他们整日整夜的待在一起,岛上只有他们两个,那是无比快活的时光。

直到某天突然狂风大作,小男孩生了病,蜷缩在龙的肚皮下瑟瑟发抖。龙扯下自己的鳞片塞进男孩的嘴里,相应的,他得到了男孩挂在脖子上的另一枚金耳环。

“马上就有人来了,你把我的鳞片给他们看,你就能成为龙骑士!”龙焦急的用鼻子拱着柔软的小孩。

“等我长大了,我就来找你。”男孩抱住龙,伤心的哭了出来,“但是我不想让你走!我好害怕!”

龙也不想。他不舍得离开他的骑士。

但是他必须走。他吞下了金耳环,所有的伤口都治愈了,化作无尽的火焰在他体内燃烧。他现在无比强大,足以飞到族群里把那些老家伙都烧死。

但他要拯救他的骑士。因为骑士也拯救了他。
龙喜欢公平与报答。

天那么黑那么沉,男孩在岛上昏睡过去,视线里残留着龙巨大的影子,想着远处越飞越远。

嘀嗒。
嘀嗒。

水落了下来,把他吵醒了。

他睁开眼睛,看见龙伏在地上呼呼大睡,手臂紧紧勾着他的腿,就像秋天里,母亲用镰刀拉住被风吹起的稻谷。

太阳升起来了,远方海面上阴郁的迷雾散开,一片晴朗。

他推了推龙。
“我来报答你了,你要不要做我的龙?”

龙迷糊的瞥了他一眼,随后盯着指甲自娱自乐。

他晃晃头,耳坠子上的金环也跟着摇,在日光下闪着威风凛凛的光。

于是他身边的龙把目光移向了他。

“金子。”
龙伸出舌头,贪婪的想去舔那耳环,结果弄的他一脸的水。

“没错,金子!”他拍拍龙的脑袋,“但这是我的金子,没你的份。”

龙生气了。“你做我的骑士,然后把耳环给我!”

他把耳环摘下来,郑重的塞进龙的手心。
“那么说好了,你要做我的龙,然后我们要一直在一起。”

龙拿着耳环,收也不是推也不是。

真是心胸狭窄的生物。他想。狭窄到,只能容下自己。

但他的龙不一样。他的龙,心里还有他,一直存在十几年。

fin

评论(10)

热度(62)

© 木卫17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