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热内之书》3

01

02


03.


等你平静下来时,已经临近午夜,除了爱德蒙的办公室还亮着灯,整片校园陷入寂静,远处传来酒吧隐约的舞曲,还有明灭的霓虹。

“其实,前年冬天我去冰岛旅游,为了看极光就在外头露营,然后好像被什么动物咬了,回法国后我发现自己没有心跳也没有脉搏,流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……而且眼睛鼻子还有手指都会时不时的掉下来……”

“所以,你一直瞒着?”爱德蒙的脸色格外可怕,“瞒着所有人,瞒着我?”

你害怕的点点头,手捏得那么紧,指节都发白了。

“教授,拜托你了,千万别讲出去!”

“我当然……算了!”

爱德蒙显然是气坏了,在铺着地毯的屋子里转来转去,像饿肚子的猫。

“听着,虽然你成绩很烂,脑子不好,长得也不够漂亮,但看在你算是个真诚的小姑娘,我可从没说过讨厌你。”

他转过来恶狠狠地盯着你,整个人都浸在墙角的阴影里,让你觉得更加紧张。

“但你现在连老师都敢骗!”

“对不起,教授,我……”你其实觉得爱德蒙的关注点很奇怪,但他貌似没有追究你为什么变得这么奇怪的事情,心里稍稍松了口气。

“行了,别说废话。”他急匆匆走过来,把你从椅子上拽起来,“现在我知道了你这个秘密,你打算要挟我吗?”

你不明白他的意思。“什么要挟?”

爱德蒙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,“你的鼻子掉了。”

“对。”

“为什么会掉?”

“刚刚不是问过了吗?”

“为什么会掉!”

“因、因为藤丸立香好像已经死了!”

“没错。”他用凉津津的手指摸摸你的鼻子,力道很大,把你掐得很疼,“那么姑且认为你是僵尸好了。”

“等等为什么是僵尸啊。”

“你准备咬我吗?如果我把这件事情说出去?”他松开手,你心里有些空落落。

“为什么?而且我也不是僵尸啊!”

“哈哈!”爱德蒙走到一边去自己卷烟,声音轻飘飘地传过来,“我不想被一个没脑子的女僵尸咬死,所以你准备要挟我吗?”

你似乎有些明白他的意图。

要挟。

你的心怦怦直跳,那种感觉几乎要穿过胸膛破出。

“教授,我,我该怎么做?”你站起来凑过去,站在爱德蒙的背后问,“比如这样,爱德蒙,如果你不和我结婚,我就咬你?”

你的教授又在冷笑,那是你无比熟悉的——漫不经心,什么也不在乎——你想他又要骂你了。

这就好像,你总是不够好,做的所有事情都不和爱德蒙教授的心意。你的作业他给的分很低很低,你在节日送的礼物他会冷淡的感谢你但拒绝收下,你的工作他永远能挑出一堆刺。

你其实恨死他的不满意了,但你以前是喜欢他的,喜欢到可以包容他所有的尖酸刻薄,喜欢到在原地等待一万年也不会觉得无聊,也不会转身跑掉。

可他的拒绝在你们之间竖起了墙,当你为两人直接的年龄身份等等的事情所困扰,却没想到最大的困扰就是,他对你不感兴趣啊。

于是你装作不在意了。你选择过自己的生活,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。你告诉自己,别等了,任何一个对的人,任何一段恰好的恋情,都是等不到的。举着写有他名字的路牌站在公路边,期待着已经绝尘而去的人能够重现出现是完全不现实的。

你好像已经死心了。

“这个例子极度糟糕。但是……”

爱德蒙叼着烟转过身,扔给你一个银闪闪的东西,你楞楞地接住,打开手掌发现是一个zippo打火机。

“过来,给我点烟。”

看着他故作平静的表情,你忍不住哭了,眼泪突然冒出来,紧接着就是止不住的嚎啕和抽鼻子。

爱德蒙靠着书桌比你更愣,他显然是没想到你会哭。

“教授!”

“啊?”

“谢谢你!!”

你抱着打火机蹲在地毯上,感动的一塌糊涂。

因为你从未真的死心过,所以你永远有机会。

和爱德蒙教授结婚这件事,似乎不那么遥远到触不可及了。

“你现在这个样子没办法回去吧。你这种人管不好自己,早晚会被发现的。和亲人交代起来也很麻烦。”他蹲下来盯着你看,“你不是说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吗,那你就先待在我这里。”

“教授你要和我结婚吗!”

“当然是假的,去办个证明能让你留下来,别的再说吧。”

你幸福的快要晕倒了。巴黎春天、老佛爷、还有楼下的咖啡厅,再见了!从今天起,你,藤丸立香,留在法国的唯一原因就是你面前的这位脾性恶劣中年男教师!

tbc

评论(3)

热度(42)

© 木卫17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