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月夜,短松冈。

《一个寡妇的故事》3

百合预警

3.雨夜

在闷热的午后,容易怀念冰冷的雨夜。

理子趴在火影办公室角落的桌子上,望着窗外发愣。熏风吹拂过脸颊旁的头发,她觉得有点痒,伸手去挠了挠。

“啊……冬天快点来吧!想要缩在暖炉里吃橘子啊。”静音抱着小猪感叹,“理子喜欢冬天吗?”

“喜欢。”理子点点头,“冬天会下雪。”

“很少女的理由嘛。”鹿丸剥着栗子说,“还以为你会说,因为冬天能睡进暖洋洋的被子很幸福,所以喜欢冬天。”

“这种散发着懒惰气息的言论只有你会说吧。”来送卷轴的井野吐槽他。

卡卡西在堆积如山的文件后面偷笑,一撮白毛冒出来,不停的抖。理子也笑了。她眯起灰色的眼睛,窗外阳光下,清澈的像一块冰。

她离开座位,拿走了卡卡西的杯子。卡卡西喊了句要咖啡不要茶,理子扭过脸对他笑了一下。

终于熬到了下班,静音和鹿丸都回家了。办公室里的灯光显得比白日要亮,理子推门,背着包走进来。

“要回去了吗?”卡卡西抬起头,“路上小心。”

理子黑色的长发黏在脖子上,那双灰眼睛和平时一样温和又忧郁。她走近他,腰胯碰着他的肩膀和手臂,用一个暧昧的姿势依靠着。
“旗木君,我做饭给你吃吧。”

卡卡西第一反应竟不是“理子在勾引我”,而是“居然是旗木君不是卡卡西君”。

但他还是很快给出了回复。
“不用麻烦了,你也累了一天了,早点回家休息吧。”

他是个很理智的人,所以他冷静的告诉自己:酒井理子是个好女人,就别耽误她了。

但当理子失落的垂下头,转身离开时,他又想:讲不定只是因为刚失去丈夫而太过悲伤,想给老朋友做顿饭疏解下呢?

这个理由太牵强了,但卡卡西无法抵抗想要靠近酒井理子的念头。于是他飞快的站起来,走过去拉住理子的手臂。

“今晚吃味增汤吧,怎么样?”
他听见自己若无其事的说,就好像在勾引理子一样。

这个女人的眼睛一瞬间亮了,就好像迸发出了某种狂热,但卡卡西一眨眼,这种讯息又消失不见。

理子用两只手握住卡卡西的几根指头,像是把整条命都交付到了卡卡西手上。她望着他,眼里只有他。

卡卡西有点害羞了,他扯回手挠挠头,把灯关了后跟着理子离开的火影楼。

去理子家的路很短,大约五六分钟就到了。一路上理子安安静静的走着,手背时不时擦碰到卡卡西的手。卡卡西忽然觉得这场景分外熟悉,仔细一回味便想起来这是十几岁时的事情。

当时他正在暗部,每天忙得脚不沾地,终于有一天放了五小时的假,疲劳的翻窗进家,发现酒井理子正在打扫他的公寓。

卡卡西吓了一跳,但还是招待这位好心的老同学喝了杯茶。理子那时候还很青涩,孤男寡女两个人呆在一起,害羞的一直脸红。卡卡西看着她脸红,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。

那张瘦削苍白的脸上泛着略显病态的红晕,灰眼睛里包着一汪水,像是河底一颗鹅卵石,雨点敲着水。

小客厅里没开灯,只有窗外昏暗的一点亮光。大雨下个不停,湿润的风穿过纱窗吹进来,掀起了理子黑色的长发。头发粘在她的脸上脖子上,她伸手去拨开。

气氛有点尴尬,理子坐了会就说要回去了。她站起来,瘦骨伶仃的手腕脚腕都凸着骨头,没长开的四肢与脖颈散发着少女馨香的气味。卡卡西似乎明白了,为什么夕日红总是喜欢抱着她,摸她的背和腰,脸颊蹭着脸颊,偶尔交换唇与唇的亲吻,美其名曰好姐妹,其实是趁着性别相同就肆意的纠缠。

tbc

评论(7)

热度(11)

© 大卫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