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月夜,短松冈。

《一个寡妇的故事》2

2.幽会

生活步入了正轨,酒井理子又开起了成衣店。

她把从丈夫家拿走的和服摆出来卖。忍村的人大多没见过这样华丽的和服,无论是男装女装,都是观赏性大于实用性。好在理子卖的不贵,有些好奇的人会花点钱图个新鲜。

一天傍晚,理子下了班,从火影楼走出来。她在去店里的途中买了束花,边走边看,对这捧小白花爱不释手。

擦肩而过的人里有旧识,她同友人们打招呼,夕阳里的年轻寡妇拥有很大的吸引力。

走到店门口,理子发现卡卡西正蹲在墙角看书。她走过去拍拍白色的头顶,六代目火影抬起脑袋跟她笑了笑。

“请你吃晚饭吧。”卡卡西站起来,拍拍膝盖。

理子把心爱的花塞进他怀里,“给你。”,她腼腆得像是十六岁。

卡卡西发觉她真是没老,连红都开始长小皱纹了,酒井理子仍与当年在瓢泼大雨中,坐在即将出发的马车里,那个朝他又哭又笑的年轻女孩一模一样。

她温柔,娴静,散发着母性的柔软气味,身量矮小却胸部丰满,总把身边的人照顾的很好。到最后,以至于大部分同龄男生都对她抱有强烈的好感(除了带土)。

曾经问过她,是真的这么有女人味?并不是在逼迫自己温柔可人?

青春期的酒井理子额角还有一小粒痘子,脸上却是露出人妻似的微笑。眼眸低低垂,长发半遮面,睫毛下的灰色眼珠闪动着水波。她娇声细语地说,就是喜欢照顾人,最想成为喜欢的男人的妻子,为他洗衣做饭,打扫卫生,生育孩子。

听了这种问题发言,卡卡西也忍不住又尴尬又羞涩,心里头还有点痒。

啊,天生的人妻啊,真好。

只可惜,只有酒井理子自己知道,她不过是想勾引卡卡西罢了。根本没那么妙。世上不存在心里只装着相夫教子的女人,就算有,也是被生活压得直不起腰,失去了昂首挺胸的自信。

她的确喜欢做家庭主妇,但也要看人。

居酒屋的灯摇摇晃晃,秋日的晚风吹得悠闲。酒井理子时隔多年,再次与暗恋对象单独幽会,心里难免激动。

她在与早乙女翔结婚的那八年里经常偷偷回木叶,来找卡卡西聊聊。他们会随便找个地方坐一会,喝点茶,交换一下近日各自都发生了什么,回忆回忆过去。

卡卡西向她提过,一个单身汉跟贵族少妇老是呆在一起不太好吧。酒井理子在心里笑话他天真。女人难道不能出轨吗?

早乙女翔整日不回家,在花街找乐子,染了一屁股忄生病。她也不爱这位公子哥,心里满满装着她的旗木先生。

女人爱男人,就去追逐去争夺,这是本能。追求真爱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?

但理子没说。她不想告诉卡卡西自己喜欢他,也不表现出来,只是演着“我们是好朋友”的戏码,干着名叫“婚外情”的地下工作。

卡卡西点了一壶清酒,一份秋刀鱼,又给理子点了她最喜欢的大福和玄米茶。

瞧瞧。卡卡西暗自咂舌。连爱吃的东西都这么朴实可爱,谁要是能把她娶回家那真是活着成佛啊。

把她娶回家。

把,酒井理子,娶回家。

这个念头第一次从卡卡西的脑子里冒出来。

他以前就没想过要把这位年轻貌美的寡妇娶回家——就算她不是寡妇的时候,甚至是结婚之前。
酒井理子除去人妻属性外,绝对是女中豪杰。她是与卡卡西同时代的天才女忍,擅长战略。头脑冷静有逻辑,能将简单的忍术发挥出奇妙的效果,常年活跃于战场,十五六岁就名扬四海了。
按理说,不比村子里所有参与过三战的忍者差,甚至高人一等。

但她年纪轻轻就嫁人了,离开村子没几年,大家就不念叨她了。

他能娶她吗?

卡卡西非常怀疑。

“——旗木君,”
理子见卡卡西盯着烤鱼一动不动,觉得奇怪。
“怎么了啊,旗木君。”

卡卡西猛然回神,掀起眼皮对着理子笑了笑,抱歉道:“在想工作呢。”

理子给他的小杯子里倒酒。
“都下班啦,就不要想了,做火影真是辛苦啊。”

“给火影做助手也很辛苦吧,整天跑腿看文件的。”卡卡西戳着鱼肚子,“给你加点工资好了。”

理子盯着茶杯里竖起来的茶柄,有点不好意思,“别啦,卡卡西君,我开店赚的,比你这个做火影的还多哩。”

卡卡西君。

六代目火影回味着这个称呼,理性蒸发的想,要是理子以后叫我老公,那我一辈子都不吃鱼。

tbc

评论

热度(7)

© 大卫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