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月夜,短松冈。

《夏祭》2.

正文:


做老师总要费心费力去照顾纯真的小朋友。用父母的心做保姆的工作,还得掏心掏肺把自己的所有都送给孩子,简直是被榨干的劲头。
那么带队上忍大抵也是这样。

卡卡西今早刚把三个小朋友劝退了。

“你们快回忍校多学几年吧,就这样上战场,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他这样说,“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,手脚无力,手里剑也没准头。”

三个小孩一脸仇恨,但还是失魂落魄的回家去了。

告别了小朋友,卡卡西就准备回家了。他要打扫卫生、自己给自己做饭、顺便找找他的相片。找了这么久了也没有头绪,他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梦游把照片给烧了。毕竟老是想着这些事,实在是太痛苦了,潜意识里也觉得是个负担吧。

夏天的阳光特别亮,明晃晃的洒下来,树影就像沙漠里的一小片湖。卡卡西走在影子里,他手里的书半天也不翻一页,就停在那密密麻麻的一片字上。

“……在这热的要窒息的酷暑里,

映入我眼中的是好像从电影里走出来的画面,

沿着肢体淌下汗水……"

卡卡西觉得自来也真是厉害,他本人没什么文学鉴赏能力,却能真切地体味出字里行间中的青春美好。他想起了小时候,和带土两个人在训练场里互相殴打——其实是他单方面殴打带土。

他压在带土身上,把他的防风镜给扯下来,飞出的汗水在晃眼的阳光里成了一片晶莹的雾。那时候的带土看起来很傻,眼睛又大又黑,头发也剃得很短,能看见白花花的头皮。

带土骂他没人性,动手太狠了。卡卡西看着带土浸透了汗水的脸,伸手替他抹了一把。

“还打吗?”

“打啊。”

卡卡西却不想打了。他觉得太阳晒得不行,皮肤下的血管都在突突的跳。他有点脱力,浑身没骨头得趴下,带土大叫一声。他的胃差点被卡卡西给压得挤出来。

带土推推他,他也不动,只好干巴巴躺在滚烫的泥地上,最后和卡卡西一起睡着了。

后来水门老师找到了他们。天已经黑了,于是带着他们去吃了碗拉面。拉面店黄色的灯光,蒸腾而起的水汽后,带土黑色的眼睛、白色的大板牙,水门老师付钱时候对他们两个人开玩笑似的责备。

为什么这些往事能如此清晰的浮现呢?明明已经是掉落的烟灰,风一吹就会散。

卡卡西在八月的阳光里眼睛发痒,使劲眨了下后掉了几滴眼泪。眼泪落在淡黄色的书页上,和那天的雨一样。

tbc

评论(1)

热度(16)

© 大卫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