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oc

这个就是我写的伯爵咕哒,大家先尝试一下是否能接受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正文:


你摇摇晃晃地从楼梯上走下来,嘴里颠来倒去的背着化学元素表。

氢氦锂铍硼……然后呢……钠?硫?……算了算了,氦氖氩……

阳光从透亮的窗外照射进来,在木地板上氤氲出一滩温暖的水渍。你踩着水渍走到沙发前,一屁股坐了下来。

你那位白头发的阴沉英灵,正坐在你身边喝咖啡,根本不乐意多给你一个眼神,只是把茶几上冒着热气的麦片粥向你的方向推了推,而后就盯着报纸上的数独游戏一动不动。

你迷糊靠着他,西装下是温热的手臂,让你觉得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枕头。你好累啊,眼皮无论如何也不能完全张开,端着碗铲了几大勺麦片塞进嘴里。咀嚼两下,你觉得有点反胃,却还是咽了下去。

“伯爵。”你呼唤你的英灵,嘴里弥漫着呆滞的麦片味道。

英灵没有出声,掀起眼皮看了看你,示意你快说。

“早上吃麦片真是反人类。”

他冷哼一声,也搞不清是什么意思,随后便是粘稠的毒液喷洒出来,劈头盖脸浇了你一身。
“凭借你内心深处极端的恶,你还算人类吗?”

你顿时觉得外头照进来的阳光都变暗了。
“难道你是某个印度人吗!”

基督山伯爵翻到报纸的另一个版面,开始核实他刚才填的数独。“别傻了,姑娘,快点吃,然后滚去上学。”

你非常难过。

有人喜欢伯爵咕哒吗!

最近老是梦到漂亮女生。。

然后我看见她扭过头笑了笑,锐利明艳的眼眸与睫羽像是一把精美的匕首,飞速的划开了夜色,刺穿了雨幕,又如同雪粒划过丝绸,轻飘飘的消失在云雾里。

硯:

转载自:in a minute

我也。。很好奇哈哈哈哈哈哈哈,大家都快转,转完我也要去评价你们!!

世界回溯:

呃,我好久没写问了…来问会有人评论吗…

杂质:

想听听看……!麻烦了嗯!∑∑∑


鱼干煎雪:

我也………()这些天因为角色理解呀欧欧西的事情郁闷了很久ヾ(´・ ・`。)ノ"想知道自己有没有崩的太过分……

笙歌慢:

非常好奇!

真的没人来告诉我从我写的文里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!

有人玩吗!

没人……没人我过会删!

新书《纵火地狱中》

我和L站在很高的山顶,看见低洼处的草地里有一只肥硕的灰色兔子,时不时动一动,三瓣嘴咀嚼着什么。我抬头看了看,云是打碎的玻璃,日光穿过破窗,苍白的普照着荒芜原野。

我联想到了都市里一些富贵的女人,丰满柔软的身体像云朵一样。然而她们不会蹲在荒原上吃草里的独角仙,这是不优美的。事实上,只要你打从心里喜欢,那就是美的。

L反驳道,根本不存在美这一概念,你们这些人类太爱自作多情了。

没救了,跟他这种魔鬼没什么好说的,彻彻底底的物种间隔离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腿个进度。。。

关于一个小青年在十分生气的做了某件不可挽回的事后,开始徒劳补救,结果被一个warm heart的魔鬼搭救了的破事。

写这个故事就是为了告诫自己,有些事没法后悔,事后亡羊补牢多努力都是木大木大。

只能被不存在的虚构人物救助,不过即使是不存在的,也是可以期待一下的。我们存在的世界是真实的吗,难道妄想投射进现实真的不能做到吗。

这样的。

温柔

好!!!!!啊啊啊!

肥莺:

    Alec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等他醒来的时候空气的温度已经像是夜晚。他眨了眨眼睛,掀开被子坐了起来。Alec托着脑袋,他的记忆在Jace和Clary对于去不去希丽宫的争执中模糊掉了。那么,Alec环顾着Magnus的卧室,他现在还在Magnus的家里,而Jace、Clary和Simon应该已经出发去了精灵宫殿。


    一想到Magnus说让自己留在这里就能放Jace出去,Alec就想把身体缩起来,Jace还尖锐地指责自己想要和Magnus呆在一块。


    他当然想和他呆在一块,但如果能选择和Jace一起去,他也会欣然前往。就只有Jace不能永远也不能质疑他。这根本不关乎忠诚,他对Jace的感情还需要别人来对他说吗?上帝啊。


Alec倒在床单上,四肢无力地摊开。喵大帅跳上床,在枕头上拍了两下,安心地趴下。Alec懒懒地伸长一只胳膊抚摸它的脑袋。


门毫无征兆地被推开,Magnus侧着身子滑进来,“醒了吗?”


“真希望还没有,”Alec叹了口气,揉着头发坐起来。Magnus把热茶递到他手里,安静地坐在他身边。


Alec尝了一口,迷迭香和西洋甘菊混合在一起的香味充斥在口齿间。这几乎把他想再次叹气的欲望直接推向了危险值。


“好点了吗?”


“我想——”一个人呆着。Alec及时闭上嘴,他没权利这么对Magnus,是他自己的选择导致了两难的局面。


布鲁克林的大巫师轻轻“啊”了一声,捉住Alec的胳膊。


“我有个办法让你好起来,”他眨眨金色的眼睛,“别动。”


Alec终于有点好奇地转向他。Magnus轻笑着抚上他的额头,把眼前的碎发拨开。年长的大巫师微微低下头把嘴唇印了上去。Alec几近颤抖,瞪圆了蓝眼睛,手指差点握不住杯子。


潮湿微凉的触觉停留了只有两秒。Magnus看着Alec惊呆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。小暗影猎手眨了几次眼睛才回过神,心跳简直像Simon乐队里那个该死的鼓手敲出来的鼓点,完全失去了节奏。


“那么,”Magnus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收回手,“好点了吗?”


Alec停顿了两秒,想到了什么似得猛地抬头看Magnus。


“你不想我提到Jace?”


这次轮到Magnus叹气了,“我以为我们都有意避开这个问题了,Alec。我当然不喜欢你提到他,更不喜欢你想到他。”他往旁边坐了一点,没有要离开的迹象,“所以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呆着。”


Alec知道自己有静下来就会胡思乱想的习惯,他不知道Magnus居然也知道这个。现在他得承认这家伙比他想象中的更了解自己了。但那是Jace,涉及到Jace他的大脑根本不受他支配。他会担心他受伤或是遭遇什么不测,虽然Alec对付恶魔并不在行,却能为了守护Jace的后背而舍弃生命。他应该跟着他去希丽宫,就算Jace要死,也得死在Alec的,而不是Clary的眼前。


但他选择了留下来。他知道就算自己坚持要跟着去,Magnus也能找到二十种隐藏Jace行迹的办法,可他选择了留下来。


这并不是什么两难的局面。Alec感受着Magnus的手在他的胳膊上留下的温度,灼热、迫切又那么温柔,就好像他真的爱他,愿意为他付出永恒的生命一样。


“那就找点事情做,”Alec提议道,“别让我想他。”


有一瞬间愤怒烧尽了Magnus的表情,Alec瑟缩了一下。


“当然。”他小声说,声音里满是疲惫,“我能做到这个。”


他吻上Alec的嘴唇。








答应 @不願具名者  的 以及 @大卫 戳tag有惊喜【。

说点惹人讨厌的实话,我的底线是任何事物的产生都要拥有理由。理由必须纯粹坚定,不需要崇高,但必须单纯。
就好像我想写一个三千字的东西,这么短也得有头有尾,有理由,而不是因为“想要发生关系就发生关系”。

在这里发文章这么久,虽然发的都是残次品,而且这里也不是我专门用来发文章的地方,更像是垃圾桶(……),但是我的确没怎么写过完整的性。
不是说性不好,性是高尚美丽的,只是因为原始欲望就喷薄而出,我觉得不太有意思。

就个人角度而言,我不喜欢写直白的性关系,一方面是写不好(写完自己看都觉得手脚冰冷……越看越萎),另一方面是我喜欢通过更加隐晦暧昧的手段来表达性,
性是一种传递情感的方式,动作语言表情,都可以反映主人公的方方面面。直白的描写性,个人认为不优雅,不唯美主义,缺少艺术性了。

所以,总结一下,喜欢看黄文就不要关注我了,我讨厌黄文嗯。在我的文章下评论“为什么不写得更加露骨一点呢?”“肉好少”之类的男男女女,不要再互相伤害了,我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骂你。本人最讨厌口水战。

© 大卫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