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月夜,短松冈。

我也来

tan α:

心情不好,继续玩这个

可以顺便在评论里标明想看的任何东西,选一;如果没有人评论,选择整数位小伙伴点文

点赞不满第一档我……我……੭ ᐕ)੭*⁾⁾发疯给你们看(不

27日结束

x战警军团,其实蛮无聊的,镜头画面音乐都挺好,别的就。。。

《京都雨夜灯火》上


架空,现代,轰出only。
祝愿你走过的每一寸土地都能迎来普照阳光。

正文:

轰昨天凌晨才睡的,书桌对着窗,几百米外的一栋公寓楼正朝向他,那些黄的白的灯一盏盏灭了,像是荒原上熄灭的野火,等着日头再升后死灰复燃。

他忙着写稿件,可恶的编辑总是把他找去谈话,一谈话就布置任务,给定一个短得不可思议的时限,然后在死线到来前疯狂催促。

好在轰是个高效率的人。他向往自由,讨厌束缚,并且无比喜欢拖延,热爱懒散状态下的每一分每一秒,仿佛这次呼吸后就是世界的终结日。但他总能在事态进展到不可挽回之前完美收工。他也喜欢自己这一点,这让他拥有一种幼稚的优越感,就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中。

这种生活从他本科毕业后就开始了,他一边读研究生一边给小公司写剧本,从俗套的爱情故事到倒胃口的政治斗争,他都写过。
但他不是编剧,他学的是哲学与逻辑,爱好写小说与理论。那些出于他个人兴趣与专业而写就的文章,根本没人看,扔在学术网站上又因为他资历尚浅,也无人问津。

轰的老师,相泽先生,总是很猥琐的安慰他说,正如同美女穿着衣服就是美女,脱了衣服就不是美女了,她或许有浓密的体毛,或者有很多痣。失去了神秘与遮蔽,无论什么东西都变的无趣。

而哲学与逻辑,就是撕开玫红色的丝绸裙子,严肃认真、郑重庄严的,观赏美女胴体,再用刀子把她剖开,一探内里究竟。

轰嗤之以鼻。
“下流。”

他这样评价的同时,又不禁感到一丝认同。
人总是喜欢自己骗自己,就好像永远看不清生活的真相是无穷的困境,也不直视厄里斯墨镜里又丑又笨又穷,性格差劲,还这么自满的你自己。又可怜又恶心,一盆滚水从浑身溃烂的人头顶浇下去。

或许是睡眠不足带来的精神恍惚,轰光是刷了牙,忘记洗脸,袜子也穿的不一样,一只灰一只蓝,踩在鹿皮靴子里露出一截老派的尼龙布料。

他住在父亲留下的老房子里,古典的京都民居空落落的,只有他和一大堆盆栽。静得像一张照片。

一直走到门口轰才回过神,他今天不用去交稿,因为编辑说会顺路来他家取。本是可以躲在家里偷懒的。

但是,都出来了,也不乐意回去了。他想出去走走,因为雨终于停了。

轰实在是讨厌雨季。木头结构的老房子散发着霉味,被褥枕头都跟煮过头的青菜似的,穿出门的鞋裤外衣,一定会沾上泥水。

至于伞,别开玩笑了,穿雨衣都能浑身湿透。这就是个摆设,沉重的,并且不得不带的摆设。不带吧,没有安全感,直接淋着雨走又很傻,带着吧,又挡不住风雨,一样也是淋湿了。

他讨厌雨水,也不偏爱日照。因为阳光灿烂的日子会让他浑身疲乏,还不如下雨。

轰漫不经心的走在街上,两边的商铺都垂着门帘,藏青色的赤色的,分成两半的帘子上印染着或圆或扁的家纹,搞得像多厉害似的。

不过是个卖杂货的,还用着菊花家纹,这要是放在古代,可是要被砍成两截的。
他笑了一下,发觉自己越来越油嘴滑舌。和曾经那个要么不说话,一说气死人的叛逆小子,相差甚远了。

这算是长大了吗,应该是吧。雨也会有停息的时刻。

现在还很早,天空阴沉,是一种忧郁的铅灰色。料峭春寒风吹着云,马群在高空奔腾。

常去的居酒屋已经挂上了灯笼,他掀起门帘走进去,对上一张陌生的脸。

还算客气地打了个招呼,他点了叉烧拉面和苏打水,坐着干等。那个新来的打下手的老是悄悄地偷看他,让他有点不爽,却又洋洋得意起来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撑着头看向那个小个子,“是新来的吗?”

“我叫绿谷。”小个子男人对他笑了笑,眉毛耷拉着,那副神色好像是在期许他有什么特别的反应。

搞得好像我认识你似的。轰嘀咕道。

“唉!”

“啊!”

轰突然叫了一声,紧接着绿谷也跟着叫了。

“你叫什么啊?”他奇怪的瞥了局促的绿谷一眼,又望向门帘外湿润的石板路。

“轰同学,你……"

“是下雨了啊!可恶。”

轰根本不在意别人,就好像谁他妈在乎似的。

他过去生过一场病,几乎要将他整个带离人间的大病。从昏迷中醒来后,那些好的不好的,或长或短的,光明的幽暗的,繁杂恼人的,过于简单的,一切的一切的过往记忆,都在雨流沙漩涡中被卷得一干二净,清洁得没有人样。

他讨厌雨,并不简简单单是体感不佳。他在寻找记忆的过程中花费了太久时间,因为曾经等的太久,以至于心里冷如冰石,即使有人靠近,也被一挥推开,从不期待会有人躲进自己的伞下。

思念,刺痒,狂想。

京都的夏季暴雨何其漫长,那是要把城市淹没的势头。

tbc

《明月当空照》

鸟的心里长着树

一株漆黑的参天乔木

愚火烧了它

燃得比以往都高

它是午夜的热风热雨

珊瑚红,葡萄紫

火光洇在你的面颊

泪水熄灭了。



以前写的短篇里的诗。普通爱情故事。只有在心怀希望,无忧无虑但懵懂的知道点什么的时候,才能写这么单纯的故事,这么单纯的人。

打算住回江南烟雨中,赚微薄的钱,住贫寒的屋。
又想念新泽西的小楼,我在后院种的苦橘子,遍地的荒草蚊虫。
假如我的包袱里还留着那本叶芝,假如我还记得西风凋。

《披雨竹》楔子

都给我留言!



楔子

正文:

楼涯总算了结官差,从外地回来,一闻到京城的尘土味就马不停蹄地赶去找兄长。

他三月前收到家书,里头白纸黑字的写着,家里遭了贼人,家兄被砍了一刀,小命不保,跑来京城投靠弟弟。他紧张得要命,火速把手头的破事推给手下,又花了重金打点好,急忙回京。

另一头的楼砚刚到京城没多久,就听说了一桩怪事。街坊邻里传得沸沸扬扬,着实把他吓得不轻。

夜里,楼砚睡在塌上辗转反侧,眼前浮现种种光怪陆离的幻象。白日里,又盯着刷的粉新的墙,似乎那纸一样的墙面上糊着一只大蜈蚣。

跟着一块儿来京的仆役小子刘锅儿笑话他胆子小,结果被心胸狭窄的主子一脚踹进茅房,扑在门上喊了大半夜。

这天午后飘着淅沥小雨,太阳藏在云后看不清楚,楼涯按着信上的地址找到了客栈,敲开房门。

只见他那倒霉蛋哥哥抱着一位皮肤雪白的姑娘,压在床上乱亲,青丝飞舞,轻纱帷幔,那场面好不美妙,楼涯气得一阵猛咳,差点把肺给呛出来。

事后,楼砚委屈的诉苦,说得像遭了多大的难,还掀开上衣,露出白肚皮上一道长疤。楼涯凑过去看那疤痕,被哥哥一胳臂塞进怀里,抱着哭,差点喘不上气。他推开楼砚,从怀里扯出信,摔在那道好的七七八八的伤疤上。

“你把你自己写的狗玩意念一遍!”

楼砚展开纸,心虚地念道:

心肝亲启,
吾弟,展信佳。
凌之年十五去京师书,后闻弟取状元,兄甚欣慰,几欲涕矣。近家中遭贼,财物荡然,那贼又伤了兄,兄小命不保。故来依弟,愿吾心肝宝贝凌之弟弟多多包涵。

“……”
楼砚道:“这不是真的受伤了嘛。”

楼凌之又是一阵咳。


过了几日,楼砚住进了楼涯的府邸,是栋大宅子,位于京城西北角落。楼涯让他随便找几个人帮着收拾屋子,就自己出门去忙了。楼砚晓得自己弟弟如今是朝堂的红人,说的话都能入圣耳,也就识相的不耍泼了。

他让刘锅儿帮他找间光线好的院子折腾一番,自己去楼涯屋子里拿了点碎银子,出门晃悠。

南京是个好地方,正值春日,草长莺飞,郊外跑过的鹿群把草苗踩进泥里,湿润的气味飘过京城上空。河边杨柳依依,遍地都是可人的小白花,楼砚穿着自己从杭州带来的丝绸盘领衣,玉色长衫在春风里倜傥的飘,俊得路边卖煎饼果子的老太都嘀咕。

他得意洋洋的沿着河走,心里美得很。不经意间望见远处的凉亭里坐了个窈窕少女,那身形曼妙,那肤若凝脂,一头乌黑的长发松垮垮被木头簪子挽上,几根散落在五色云肩上,露出纤细的脖颈。

楼砚喉结滚动,抚平衣领,快步朝凉亭走去。

这段路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离那美人总觉得是触不可及,又想伸手摸摸。楼砚来南京前就听家里长姐说,京城的女人长得都不咋地,跟当朝天子差不多,小眼睛大鼻子麻薯脸。好在杭州没太多锦衣卫之类的鹰犬,这话要是被听到,在朝当值的楼涯也不得好死。
不过现在看来,恐怕是女人善妒,就因为南京的姑娘都漂亮,所以才嘴这么臭。瞧瞧这位,天仙下凡似的。

经这么一通胡思乱想,楼砚已经到了凉亭外。
他咳了两声,故作深沉道:
”唉,覆水总难收。”

那美人似是想要转过身来,却又生生顿住了。她捏了捏鹅黄色的裙子,侧头露出一小瓣脸。

楼砚眼都直了,已经无暇顾及美人说了什么,他满眼都是这栀子花似水嫩的姑娘,心扑通扑通直跳。

凉亭里另一位喝茶的姑娘笑的满脸通红,江蓠说的什么屁话,太不解风情了。

《春潮》

卡带卡
abo设定

1.

他们莫名其妙地打了起来,没有肢体冲突也没有口角,只是路上偶遇打了个照面,就像互相侵犯领地的野猪开始顶撞。

此时的训练场没有人,天空像一块灰色的毛玻璃,云是钻石留下的裂纹。

带土把卡卡西摁在地上殴打,他的拳头上沾满了血,指骨磕在他门牙上的响声格外清脆动听。

卡卡西抬腿踢中带土的小兄弟,趁着他痛呼的空档,摸索到手边一根铁棍,抡起来就是一敲,总算是把这倒霉催的东西给敲晕了。他把倒在自己身上的带土掀开,慢吞吞坐起来揉脸。

他觉得嘴里很痛,说不出哪里痛,可能是哪里都痛。门牙被打掉一半,像个小孩一样漏着风。卡卡西摸了摸那个可笑的缺口,又捡起铁棍狠狠敲了一下带土的膝盖。

应当是打碎了,昏迷中的带土疼痛得抽搐,腿像一条鱼。

他觉得这可怜鬼惹人疼爱又那么可恨,假如他们能接吻,或许卡卡西会把舌头伸进他嘴里勾引他,做出色情的性暗示,舔他的牙龈他的口腔,让他觉得又痒又热,然后再恨恨一咬,把他的嘴撕得稀巴烂。

可他们没可能接吻。

卡卡西凑过去黏着带土,依靠着他,面颊贴着面颊,近得能闻到那股浓烈的信息素味道,木头燃烧的味道。他觉得这是绝望的,被逼上绝路的,但此时又觉得是生机盎然的,充满反叛与革命的。他被这味道淹没了,问不出自己是什么味,或许根本没味。

无论如何,夜晚降临了,雨又开始落下,他们应该分离。


再次见面是在走廊里,狭窄、昏暗,灯是摇摇欲坠的星星,天花板也要敲到头顶似的。卡卡西穿着高级长官的制服,胸前的荣誉是花团锦簇与金灿灿的麦穗,肩上的横条是担架与棺材。带土给他敬了个礼,然后擦肩而过。

卡卡西在带土走过后摸了摸屁股,那个倒霉蛋往他腿缝里夹了个东西,抽出来一看是个自|||||慰器和纸条。纸条上露骨的写着“寂寞的夜你寂寞的玩”,弄得卡卡西极度无语。他心想,寂寞的夜搞死寂寞的你。

带土总是装作情场老手,十分风骚,但他绝对不懂,他的长官才是整个基地,不,整个帝国最牛逼的性||||||骚扰罪犯。


tbc


tag真不好打

想到哪写到哪ˊ_>ˋ

梦想,多么锋利的一柄尖刀,它用世上最妩媚的眼波诱惑你,但你偏偏要抬头。
地上撒满了六便士,你却只要天上的月亮。
它就是火葬场,你追逐它就是在追逐自己的厄运与噩梦,妄图强吻死神。

© 大卫|Powered by LOFTER